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校长:中国已成为全球化的领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2-08 16:24

  人民网伦敦12月23日电(记者王一三、杨波、白天行)全球化的舞台上,中国是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而在社会学家、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校长克雷格·卡尔霍恩看来,在已经发展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全球化进程中,中国已经不仅仅是一个重要角色而已,而正在成为逐渐演变的全球系统中的一部分,并已经成为了全球化的“领军力量”。在接受人民网英国公司TOP PEOPLE栏目专访时,克雷格·卡尔霍恩向我们阐述了这个观点,并介绍了LSE的办学理念、中国学生的结构变化以及他所理解的“中国梦”。

  仅有社会科学设置的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校友及教员之中包括了16名诺贝尔奖得奖者、42名政府或国家元首, 31名英国下议院议员及42名上议院议员。克雷格·卡尔霍恩介绍,这样的领先地位首先得益于生源的质量, LSE一直致力于招收最出色的学生,招生过程十分挑剔,仅从申请者中录取很少的也是最棒的一部分学生,然后给他们尽可能提供最好的教育,让他们处在最尖端的科研环境中。

  自120年前成立之日起, LSE便鼓励公开辩论,学生和教授不是单纯地追求学术成果,而是以真实世界为教学方法, 运用知识去应对真实世界中的一切社会问题 :气候变化、移民、金融一体化、 城市化等等,学生们真实地面对现实社会中的问题,更有利于培养出卓越的领导人物。

  说到LSE的“小而精”,克雷格·卡尔霍恩解释道,LSE的目标是追求卓越,而不是追求大的规模。LSE的研究关注点在于理解公共政策,商业和管理 以及一些基本的社会问题,包括全球化 。所以他们不需要像那样拥有自然学科的综合大学一样,在实体设备上投入很多,而将投入主要集中于人才, 投资于解决这些问题的人才的能力和智力。总的来说,学校是把精力放在对世界做出贡献,致力于通过研究和教学来更好地改变世界。

  虽然规模大的大学同样也可以做的很出色,同时教育数量更多的学生 ,做更多的科研,但克雷格·卡尔霍恩对于规模大的大学能否做到对每位学生都给予足够的关注表示了疑问。所以,他建议那些大规模的学校,要确保对每位学生都给予足够的关注,对每位教师都给予足够的支持。这些关注和支持可以来自于方方面面,包括学院,机构或其他类型的组织。

  身为卓有成就的社会学家,如何平衡个人研究和管理学校这两个角色,克雷格·卡尔霍恩也不得不有所取舍。虽然接任LSE校长初期,他曾希望能够继续从事个人研究并同时更新和强化学校的研究方式。但是随后的事实证明,每天14个小时的工作让他无法投入个人研究。“太累了”,所以,即使仍在发表学术文章,但是这些年,他本人更大的成就在于实现了学校研究的目标。

  其中,他自认为做得最好的方面是寻求方法 ,通过全球策略以及地区策略,真正把全世界联系起来。他说全球化并不是关注地球上的每一个角落,而是从不同的角度来观察和学习。LSE的学生来自155个国家,所以他们的科研是从全球的角度出发的,不仅会从纽约的角度,伦敦的角度,也会从北京的角度来理解世界。学习全球化也就是学习大国和经济中心如何与其他国家进行互动,比如中国与其亚洲的邻国或是欧盟内部的关系。

  同时,LSE在提升跨学科联系方面也做的很出色。以中国为例,毫无疑问,经济学家一直对中国充满兴趣 ,但同时他们对中国的其他方面也很感兴趣,比如城市化、中国的气候和环境政策、中国的教育系统、媒体……所有上述的这些方面使来自各学科的人们聚集起来 ,不仅仅是空间地点的联系,更是学科和主题的联系。

  LSE大概有1000名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大概占LSE学生总数略超过10%,还有约400人左右的中国香港学生。

  身为校长,克雷格·卡尔霍恩注意到,起初中国学生都十分热衷于经济问题,但现在其兴趣点已经开始延伸到各个方面。另外,早些年中国学生主要的目的是来了解西方,现在则是在学习方法和技术,从而进一步了解自己的祖国。第三点中国学生的变化就是多样性,数量众多的中国学生本身就存在多样性,他们来自中国不同的地区,有不同的兴趣和想法 ,其内部的讨论十分有意思。

  除了越来越多的来自中国的学生,LSE在中国还有三个学校合作伙伴 ,第一也是合作最广泛的是北京大学。除了提供联合学位,还与北大同事一起进行科研 。第二是复旦大学。主要在其他学科进行合作,联合的项目包括传媒、商科、经济管理等方面的合作。第三是清华大学。合作运营商务孔子学院 以及其他一些项目。克雷格·卡尔霍恩说,与这三所中国顶尖的大学合作,也体现了LSE本身的卓越质量。

  除了三所学术伙伴,LSE与一些中国机构也有合作,比如中国人民银行。克雷格·卡尔霍恩说:“我们对中国的管理很感兴趣,对中国如何管理经济因素和其他因素很感兴趣,比如教育问题中的这些因素、 城市居民户口体系中的这些因素、是否会有新的变化等等。所以我们的研究人员对这些问题进行探索,过去几年来,环境和气候这个话题是中国的弱项, 但是中国近年来加强了对环境问题的治理, 还采用了一些新的创新解决方案去应对环境问题。此外还采取了一些交通及城市措施 ,所以我们对这些方面进行观察和学习。”

  在他看来,对于致力于公共政策研究的LSE而言,中国不仅仅是一个“研究项目”, 更是一个“实验场”。中国本身也在进行着实验和学习,LSE和中国科研人员的合作,不光是跳出来思考这些问题 ,更是与中国研究人员达成共性的理解。

  谈到“中国梦”,克雷格·卡尔霍恩认为习主席提到的不仅是全体中国人的一个梦想,而是每位中国人都有自己的梦想,这显示了对个体之间差异的认同,也彰显了对每个人自由追求梦想的认可。

  他特别提出,鼓励年轻人去梦想十分重要 。他认为中国面临的风险之一就是年轻人某种程度上丢失了乐观态度 。20年前中国开始变化的早期,全中国都遍布着乐观的思想态度,经济发展,工作机会越来越多,一切欣欣向荣。但现如今很多人都在担心,担心各个方面,无论是环境问题,还是养老问题。所以,无论是对一个国家,还是个人,对未来和前景的乐观态度是十分重要的,人们只有有了梦想,才可以通过努力工作去实现。